美股科技股同样面临政策风险,五大科技股更看好Facebook
本文摘要:红周刊特约|卢国韬今年以来,中美网络巨头股价走势出现明显分化,中概股走低与政策有肯定关系,而美股持续走高则由多方面原因推进。

红周刊 特约 | 卢国韬

今年以来,中美网络巨头股价走势出现明显分化,中概股走低与政策有肯定关系,而美股持续走高则由多方面原因推进。从基本面角度看,现在美股盈利状况还很好,从政策方面看,尽管市场对通胀表现出肯定的担心,但美联储发交付币宽松政策不会转向的信号;另外,美国还在力推万亿USD的基建议案等等。通常来讲,相对而言,牛市晚期,市场更想将资金放在科技龙头上,由于它们相对比较稳定。

Google、微软面临政策风险

在中概股遭遇市场“寒流”之际,美股科技股也需警惕政策风险。目前,美股五大科技股是不是处于资金投入的好机会,主要取决于将来几年这部分科技公司面临的法律法规新方向。

第一是反垄断,这部分科技公司规模已经史无前例地变大,而且有关业务也变得巨大。譬如苹果的APP商店,虽然它声称自己是提供服务的平台,但假如用户想要下载App,需要经过苹果的官方应用商店App Store才可以,由于iOS的审核机制向来不支持第三方安装应用。

再如Google,近期就被控与Facebook在业务上“相互勾结”,从而陷入反垄断诉讼的罗生门中。事实上,Google也正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诉讼中,且绝大部分诉讼都是与反垄断有关。7月上旬,来自美国37个州和区域的检察长对Google提起诉讼,指控Google滥用Google Play应用商店的支配地位,并对开发者抽取分成,这一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

相较之下,微软本身主要面向企业端顾客,虽然Office业务占比也较大,但各大主营业务占比相对均衡,风险也相对小一些。另外,还有用户隐私问题及数字税等问题,这将是五大科技公司将来面临的主要风险原因。当然,将来的宏观环境并不好把握,最后还是要落实到企业的基本面上。

亚马逊或存估值“陷阱”

除去政策原因,从估值的角度看,笔者较为重视自由现金流,五大科技公司中,苹果处于相对较高估值水平。容易来讲,苹果的绝大多数收益都由硬件来贡献,最新财报显示,营收占比中,iPhone商品占比48.59%,Mac销售额占比10.11%,iPad商品占比9.05%,外围设施和其他硬件这一配件商品占比10.78%。

尽管这样,苹果一直在强调其将转变为一家服务公司。苹果的服务业务增速确实非常快,服务收入也连续革新高,但EPS(每股收益)却基本由硬件来贡献。与此同时,过去七年的EPS增长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是由股票回购提供。公司目前25倍的Forward P/E ratio,接近一家服务企业的估值。而即使从中长期看,譬如将来三年后基于卖方共识的自由现金流,相比现有股价,苹果在五大科技股中也依旧“偏贵”。

再来看看亚马逊,其增长速度已经处于相对成熟阶段,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亚马逊的每股摊薄收益为15.12USD,好于去年同期,并超出华尔街预计的12.22USD。而在2021年,亚马逊的自由现金流卖方共识预计为约240亿USD,不及2021年260亿USD。2022年EPS卖方共识约66USD,笔者觉得大概低估。2022年自由现金流基于卖方共识的预测计算为约480亿USD,分摊到每股后高出EPS约40%。

跟EPS相比,亚马逊的自由现金流和其增长速度看起来比较有吸引力,不少基金也因此对亚马逊进行估值。不少资金投入者只看EPS和基于EPS的估值。将来几年当亚马逊的EPS大幅跳跃式增长致使其股票P/E ratio看起来较为合理后,非常可能会有相当多的新的资金投入者入手。

综上所述,从政策及基本面角度看,五大科技公司状况不一,目前是不是处于介入的好机会,笔者并不可以给出确切答案。大概反垄断、隐私、数字税等政策风险,最后并不会成为一个大问题,也大概要考虑哪些政策变数,跟估值相比,是可以承担的风险,等等。

苹果财报有闪光点和不足

Facebook估值更具优势

美股五大科技股新一季财报均超出市场预期,不过,每家企业的状况都不同。

苹果本季度可谓交出了一份“靓丽”的财报,iPhone销售同比激增近50%,苹果获得这样出色的成绩,与硬件大卖关系非常大,也和疫情期间政府发钱刺激消费与居家办公有关。但消费者购买这部分硬件商品的频率并不会非常高,假设一件硬件商品用年限为三年,那样苹果硬件商品收入将来三年持续性地像过去这个季度一样达成高增长的可能性较小。

尽管本季度增长出色,苹果并未给出明确的下个季度的引导,致使市场疑惑。公司虽然表示,下个季度增长会放缓,但并未给出肯定的范围。今年9月底,苹果可能推出新的iPhone13系列商品,在新机、新技术等加持下,苹果选择有所“保留”的态度,令市场感到迷惘。除此之外,苹果大中华区销售同比增幅达58%,而非常可能由于华为高档手机供货不足,中国消费者对iPhone12Pro和ProMax商品的反响尤为强烈。那样,置换新机不久的消费者还能多大程度上维持对iPhone13的热情,与华为手机供货何时可以有所缓解,这部分都是将来几个季度的问题。另外,笔者关注的远不止这部分原因,无论是5G手机的应用,还是从卖硬件转向提供服务等,苹果都存在让人顾虑的原因。

再来看看Facebook,广告业务表现强劲。但公司日活跃用户在全球仅同比增长7%,在美国当地则降低了3%,市场对此表示担心,但笔者觉得并非太大的问题。由于疫情原因,2021年时,一些网络企业的用户增长非常快,2021年则出现增速降低,发生在在美国这个最成熟的市场是并不鲜见,Facebook也不例外。

事实上,因为美国的用户已经非常难增长,能持平已经非常不错,出现暂时的负增长,问题也不大。与此同时,广告价格提高幅度非常大。与角逐对手相比,Facebook重压也相对较小。在广告的回报率上,也就是做广告花的钱与收成的收入相比,Facebook的广告成效通常都是最好的,而Google则相对较差。因此,Facebook广告定价的能力和成长空间比对手也要高。当然,这里面有临时性原因,也有整体的结构性原因。

Facebook现在主抓的广告形式是视频广告,用户在Facebook用时长有一半左右是花在视频上。就主推视频而言,目前Facebook起步较低,业务占比也较小,但这也意味着公司将来进步潜力相对较大,提高空间还非常大。即便将来非视频广告业务不再进步,只须视频广告业务可以好,对整体的广告定价也是有利的。Facebook的广告业务优势是其他公司没办法比拟的,个人对其视频广告业务将来三到五年形成肯定规模较为乐观。就估值而言,五大科技股中,Facebook相对更具优势,加之对其成长性预期,笔者对其相对愈加看好。

(注:作者系美国对冲基金公司Greiphyn Heights Asset Management LP资金投入经理。利益声明:作者所在基金持有Facebook。)

(本文已刊发于8月7日《红周刊》,文中看法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剖析,不做交易建议。)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